0%

刷完西部世界第二季之后

蛰居许久之后也动了一次,在周末赶着高铁往返了一次家与杭州,也是趁着这个世界把西部世界的第二季给刷完了.当时西部世界被吹爆的时候没有去看,第一季也是在放假之前才看完的,可能是看过黑镜和银翼杀手的缘故在看第一季时反而没有那么多震撼.其中很多的主题也早已被讨论过了,论深度我觉得也是黑镜更胜一筹,唯一能够使我印象深刻的也就是这双轴的时间线在最后一集带来的惊喜吧.在那一刻还是发出了感叹,不过也仅此而已.似乎西部世界中没有更多新奇的观点来探讨,围绕的还是永恒的问题,机器人和人类.第二季更是讨论了自由意志,反而让我想到了之前看三分钟速成课哲学篇的时候,哲学家们对于自由和上帝的思考,不只是在机器人,在人身上也是一样:你认为的自由难道不是上帝给你安排好的吗?像这样的问题我会觉得很流氓,当然也有很多的哲学理论可以用来解释或者驳斥,而在这样的似乎涉及到本源的问题每个人也都看法不一,这也从一个角度说明哲学是源自生活用于生活的,当然有人相信决定论也有人不相信.回到第二季,在探讨所谓的机器人的自由意志的时候我只觉得节奏太慢了,而且搞得神乎其神,总是来一段一段的拗口的问题和反问,我不觉得这样能够使得一个问题变得更加深入,反而像黑镜一样,从一个点出发,体现出这个问题最尖锐的矛盾点,反而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一个问题映入脑海而且得到很好的展示.可能是知识不够亦或是看的不够仔细,对西部世界第二季的感觉并不是很好,这种打乱时间轴的形式玩一次会感觉很不错,第二次就感觉是在故意打乱时间线想搞得你看不懂一样,慢节奏之下看的不是很爽,看完也没有能够发人深思的点,可能就是第二季的观剧感受了.

有一点还是很令我在意的,就是在于你作为一个”人”进入西部世界的时候,就像现在你进入一个游戏,你知道这是虚拟的,所以点下鼠标杀死一个NPC没有任何的负罪感,甚至有的话反而会被人觉得有病,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从屏幕映入你眼球的像素,但是在真的有足够的逼真度的时候,扣下扳机还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说游戏增加了青少年的暴力倾向,虽然我不这样认为,但是如果某一天真的分不清虚拟和现实的时候呢,每个人来到西部世界都是来发泄自己的欲望的,就是来玩游戏的,可能是我的双重标准,但是在一个如此真实的世界里进行如此真实的杀戮,还能算是游戏吗.但是现在在你自己游戏和听到别人说杀了他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杀戮吗?黑镜中也有这么一集,军队的战士被带上设备去猎杀怪物,其实这些怪物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只是被虚拟现实设备转换成了怪物,当你拿起武器,射杀怪物的时候,和射杀平民的时候当然是不一样的.当然军队会觉得这样使得士兵没有杀人的负罪感,人人都觉得自己在杀死的是异形是怪物.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当人无法分清现实和虚拟,人和怪物的时候,我们的世界观和道德观又会被重组成什么样呢.

当跨越了人和机器人的界限之后,是像攻壳机动队中那样,所有人都会变成电子脑,高性能的义肢,还是像银翼杀手中,创造更强的仿生人只为人类无穷的欲望.攻壳机动队中的我印象深刻的一点是:少校的手表,这是唯一在无数次的更换大脑和躯体之后,真实的东西,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是作为一个人真实存在而不是机器人的东西.这可以被认为是基石吗,或是像盗梦空间中一样每个人的一个标志,让你判断自己是否活着梦中的标志?西部世界也在讨论真实,西部世界是虚拟的我们要去真实的世界,也有人去了伊甸园,当你不知道的时候,现在就是真实,也有人在逃避真实,而谁又能说真实的世界不是庄周梦蝶呢(我觉得这是很流氓的辩驳方式,但是物质和精神的辩论一直都存在).在西部世界中拥有比人类更强的无限进化能力的机器人们,在攻壳机动队中全身义体化的人类们和机器人们,人类为了种种目的在变成机器人,机器人却总是会变得更有人性,我们似乎喜欢为了机器人的人性而喝彩,为人类的残忍而唾弃,我们缺少的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缺乏人性却喜欢从别的物种身上寻觅人性,在这条界限越来越近的时候,讨论也必然会变多,虽然与我们应该无缘.但这些讨论和思考可能也就是西部世界,黑镜,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这类创造吸引人的地方吧.

有时间还是想看看哲学内容的书,可能再遇到这种本质性的问题的时候能有更好的思考吧.但是我觉得看剧还是要以爽为主,思维思考和博弈也是其中的一种,西部世界第二季我觉得不够好.

That’s all.